位置:主页 > 社区 >
奇案故事:老汉半夜偷南瓜捡到一件红肚兜牵出一桩案中案
发布日期:2022-01-08 01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常言道,人心不足蛇吞象,世事到头螳捕蝉。人的贪欲就像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,贪心之人终会作茧自缚,跌入自己亲手挖出的深渊当中。清朝就曾发生过一起离奇案件,一个老汉半夜在地边偷南瓜,意外捡到一件红肚兜,结果牵出桩案中案。

  话说清朝乾隆年间,石门县有个姓冯的老汉,此人生性懒散,尖酸刻薄,偷鸡摸狗之事干过不少,村民们对他的评价都不高。

  这天夜里,月朗星稀,冯老汉来到一片南瓜地旁,他见四下无人,便偷偷钻进了地里,准备偷个大南瓜。就在他抱起南瓜准备离开的时候,却被一物绊倒,起身一看,竟然是一件做工精美的红肚兜。

  看着那件红肚兜,单身三十年的冯老汉浮想联翩,便将其捡起一并带回了家。到家后,他发现肚兜的内侧有个小兜,里面装着一个精美的玉簪,他也没多想,随手将玉簪压在了枕头下。可他怎么也没想到,这件红肚兜竟会给他带来牢狱之灾。

  之后几日,冯老汉在和朋友喝酒时,常常吹牛称自己找了个姿色颇丰的情人,还将那件捡来的红肚兜拿出作为凭证。冯老汉有个发小,此人好色成性,常常流连风月场所,在看到那件肚兜后,他脸色微变。

  这天傍晚,冯老汉正要入睡,一群官兵却冲了进来,不由分说地将他押到了县衙,并带走了那件红肚兜。县衙里,知县汤旭玮正站在一具女尸前,脸色凝重,而他的身后站着的,正是冯老汉的发小。

  原来,两日前人们在南瓜地挖出了一具浑身赤裸的女尸,根据调查,死者正是镇上迎春楼的风月女子玉容,玉容的肚兜的左下角都有一个容字,冯老汉的发小认识她,自然知晓这个秘密,在看到肚兜后,他便立马来到官府报案。

  冯老汉看到玉容的尸体后,被吓得魂飞魄散,大喊冤枉,汤旭玮见问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,便将其先行羁押,并开始调查玉容身边之人。可玉容作为风尘女子,一天与其接触者不计其数,老鸨也表示,玉容脾气好,技术硬,很少与人闹矛盾,那凶手的杀人动机又是什么?

  屋漏连夜偏逢雨,就在案件陷入瓶颈之际,官兵们又在河岸边发现了另一具女性尸体,这具尸体腐烂严重,看起来已经死了三个月了,且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,完全没有任何能辨别身份之物。

  人死了三个月,县衙却没有接到失踪报案,此人的身份显然有些特殊,要么就是外地来的。为此,汤旭玮下令调查三个月前来到本县的外地人名单。

  至于在狱中的冯老汉,终于缓过神,并想起了肚兜里的那根玉簪。该玉簪雕工精美,一看就不是平常人家所能买起,既然能被玉容如此珍藏,想必跟跟她关系匪浅,这样的调查范围便缩小了。

  在老鸨的帮助下,汤旭玮将目标定在了一个姓刘的富商身上。刘富商是玉容的常客,且出手阔绰,常常送玉容小玩意,甚至在一次喝醉后,扬言要提玉容赎身,纳她为妾,这件事当时闹得沸沸扬扬,最后还是刘富商的妻子出手,制止了此事。

  刘富商来到县衙后,大方承认了玉簪就是他送的,与此同时,官兵们在玉容的住处发现了大量的白银,且银子下面印着的正是刘家的家印!但这也不足以断定玉容就是刘富商所杀。

  就在这时,另一个好消息传来,官兵们终于查出了河边死者的身份。死者名唤梦雪,是个孤儿,一个人住在后山,几乎从来不与外人联系,也正是如此,认识她的人少之又少。巧的是,在梦雪的住处,官兵们也发现了许多印有刘家家印的银两。

  听到梦雪已死,刘富商的情绪忽然变得十分激动,在县衙上大哭起来。两名死者都与刘富商有关,汤旭玮立马下令将其羁押,并连夜审问,可得到的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。梦雪竟是刘富商的私生女,二十年前,刘富商刚刚成亲,可他却和身边的一个丫鬟搞上了,还生下了梦雪。

  刘富商的妻子火冒三丈,便将母子二人赶出了刘家。六年前,刘富商找到了梦雪的下落,可她的母亲已经病逝,为此,他便一直悄悄和梦雪联系,并给她送去银两。

  一个是刘富商的女儿,一个是他宠爱的风尘女子,怎么也想不到是他是杀人凶手。刘富商被捕当天,他的妻子便赶到了县衙,刘富商的妻子名唤马超风,看起来四十出头,自己的丈夫被抓,可她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慌张,甚至完全没有为自己的丈夫求情,只是带着一篮子饭菜钻进了大牢里。

  汤旭玮发觉不对,调查后得知,夫妻俩的关系并不友好,马超风也一直不允许刘富商纳妾,多年来,刘富商一心扑在工作上,几乎很少回家。而让汤旭玮没想到的是,马超风居然和玉容之间来往的十分密切。

  汤旭玮仿佛一下明白了什么,他立刻命人开始调查马超风的人际关系和最近的行程,这一查,还果真查出了一些端倪。

  马超风和玉容是在三个月前左右,才开始密切联系,且玉容常常回想马超风索要银两,而时间上又刚好和梦雪的死亡时间重合,这难道是巧合?另外,汤旭玮在走访调查中发现,半个月前,一个打更人无意中看到,马超风在傍晚时刻来到了风月场所的后门,并在夜里子时和玉容离开,之后玉容便一直没回来过。

  如今一切矛头都指向了马超风,汤旭玮也不再犹豫,立马命人逮捕了马超风,并成功在马超风的床底下发现了一把带血的小锤。面对汤旭玮的质问和大刑伺候,马超风很快便招认了罪行,众人这才发现,这两起案件根本就是一个案中案。

  原来,马超风早就发现了刘富商暗中帮助私生女梦雪,并掌握了她的住处。马超风担心梦雪将来会回到刘家与其争夺家产,便出门想让她离开,还承诺给她一大笔钱,却遭到了梦雪的拒绝。马超风恼羞成怒,便随手抄起一把小锤,砸死了梦雪,并将其扔到了河里,还模仿梦雪的字迹,给刘富商写了一封诀别信。

  可在她抛尸之际,玉容恰好路过,目睹了这一幕。可玉容没有选择报官,而是利用这个把柄敲诈勒索马超风,并不断从她这里拿取银两,为的就是给自己赎身,和刘富商在一起。

  马超风自然知道她的想法,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,她假意顺从,并给了她许多钱,直到那天夜里,马超风表示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银两,将她骗到了南瓜地,随后再次用那把小锤子打死了玉容,并将其埋进了南瓜地当中。为了不让别人认出死者的身份,她还特意扒光了尸体的衣服,可她怎么也没料到,玉容的那件肚兜被冯老汉捡去,而里面还放着刘富商送她的玉簪。

  案件破获后,马超风被打入死牢,秋后问斩,刘富商则被无罪释放。失去一切的刘富商则在马超风死后,离开了石门县,再也没回来过。免费资料正版资料大全

香港挂挂牌精选资料,香港正版挂牌完整篇,香港正版挂牌正挂资料,香港正版内部资料 牌,香港今期正版挂牌资料,香港正挂挂牌最新资料。